【罗邮观察】2020白酒变局:大分化 新格局

2021-01-01 14:28:58 6

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,消费领域各个行业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。

白酒行业分化加速、竞相提价、股市井喷,引得各路资本虎视眈眈;在资本的加持下,乳业巨头抢夺上游资源,区域乳企借上市迎战;教育行业在疫情颠覆下引发线上混战,同时国际形势也左右着留学市场;健康成为了消费者的核心,但旧渠道衰落让保健品行业不得不开始了新的变革;就连“卖菜”生意也被资本触及,引发市场一阵“骚乱”。站在2020年的结尾、2021年的开端,让我们一起回顾消费领域的风云变幻。

成都物流公司|四川货运公司|成都运输公司|公路物流|整车运输|零担快运|大件运输|仓储配送|挂车|返程车|返空车|回程车|回头车|爬梯车|工程机械|项目物流|合同物流|多式联运|物流整体解决方案

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。在广东东莞从事白酒经销的刘老板,另一个身份是诗人,他借用这句话形容身受同感的白酒行业变局。

2020年上半年,疫情之后产品动销一度停滞;下半年,随着白酒行业逐渐复苏,产品开始涨价到年底囤货、抢货。

19家白酒上市企业用数据证实了一切。2020年一季度,除了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山西汾酒之外,其他酒企基本上业绩出现严重下滑。而半年报显示这种下滑有所收窄,一直持续到三季度末,市场分化也越来越明显,即“强者恒强,弱者更弱”。即使如此,在56个大类行业,酿酒指数2020年上涨接近90%,排位前三,在大消费板块中位列第一。

“2020年整个中国白酒行业有几个关键词,第一是行业的分化加速,第二是竞相提价,第三是整合资源加速,第四是泡沫加大,第五是整个消费相对疲软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如此总结。

三大香型鼎立格局

“我是白酒行业的观察者、参与者,也是见证者。”白酒行业专家肖竹青说,他2020年最大的变化,就是从一个浓香型白酒的操盘手转身到酱香型白酒。为此,肖竹青已经多次到贵州茅台镇进行考察。

“一些消费者喜欢名酒,因为代表面子;一些消费者喜欢酱酒,因为代表潮流。”肖竹青说,酱香型白酒的崛起,已然对浓香型造成挤压,尤其是“7%的产能占白酒行业42.7%的净利润,酱酒为白酒行业带来了新机遇,自然成为各路资本关注的焦点”。

自从2020年10月份以来,刘老板就深切感受到酱酒热潮带来的变化。一方面,他代理的国台、钓鱼台等酱酒动销提速;另一方面,酱酒企业开始纷纷提价。尤其接近2020年尾,刘老板更要忙于抢货。

记者注意到,从国庆节以来,酱酒企业已然集体提价或者通过控货方式变相提价,其中包括茅台系列酒、国台酒、金沙回沙酒、钓鱼台、郎酒等多家主流酱酒企业,其涨价幅度少则每瓶10%,多则30%、40%,甚至更高。

在朱丹蓬看来,随着酱香型的崛起,中国白酒品牌格局都会发生变化,未来中国白酒会呈现“三香鼎立”的格局,“也就是说浓香不再一支独大,酱香异军崛起,清香高速发展。”

数据统计显示,2010年~2019年,酱酒行业销售收入由350亿元增至1350亿元左右,销售收入行业占比从13.2%增至22.9%;利润占比从12%提升至42.99%;吨酒价格由全行业均价的6.5倍提升至12倍,实现了量价齐升。

为此,目前酱酒主产区贵州、四川的扩产潮正如火如荼,其他产区广西、福建、山东等地也后来居上。尤其是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产量将长期局限在20万吨/年,已经达到了增长的极限。

此前,白酒专家季克良发出警告:酱酒“热潮”潜藏风险。茅台镇核心产区“寸土寸金”,生产投入大,资金周转慢,外来者需“量力而行”;多产地、多元化的酱酒创新尚有待市场检验,对于一些北方酒企,应在自身传统特色和酱酒新品之间慎重抉择。

挤压加剧分化扩大

2020年上半年,19家上市酒企的总营收为1268.75亿元,其中“茅五洋泸”前四家头部企业的总营收就高达957.84亿元,占比为75.49%,这意味着其他15家企业总计占不到25%。

这一分化格局持续到了2020年第三季度末。财报显示,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山西汾酒、今世缘、酒鬼酒、皇台酒业等7家企业营收净利双增;顺鑫农业增收不增利;洋河股份和舍得酒业增利不增收;古井贡酒、口子窖、老白干酒、迎驾贡酒、水井坊、伊力特、金种子酒、青青稞酒等9家企业营收净利双降。

“以贵州茅台、五粮液为代表的价值型企业会强者恒强,以金种子、皇台酒业为代表的价格型企业会弱者更弱,整个行业进入一个新的竞争节点。”朱丹蓬认为,2021年白酒行业大分化的结局会慢慢凸显。

朱丹蓬举例说,从古井贡酒收购明光酒业、今世缘放弃收购景芝酒业来看,区域型白酒面临着举步维艰的困境。“当贵州茅台、五粮液这种价值型的企业实力越来越强,价格型的中小型、区域型的酒企挤压会加剧。”朱丹蓬判断说,未来19家白酒上市公司会形成“6+N”的格局,即6个价值型品牌加N个区域型品牌,行业也会更加细分。

实际上,现在区域型白酒企业正在承受着双重挤压:一方面是以“茅五洋泸”为代表的全国性白酒企业在渠道上的挤压,另一方面则是快速增长的酱酒企业的挤压。“酱香型白酒的热潮还会持续数年,特别是伴随着白酒产区概念的深化,在茅台的影响下,酱香型白酒是国内第一个比较成熟的酒类产区,它的影响是深远的。”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认为,目前酱香型以很低的产能吃掉了大量的酒类行业利润,预计未来酱香品类价值会持续走强。

白酒股井喷风险隐现

2020年12月30日,被资本追逐的贵州茅台股价突破1900元关口,一度攀升至1998.98元/股,再创历史新高,总市值突破2.5万亿元。2020年3月份,贵州茅台的股价为943元/股。实际上,受疫情影响,正在经历强分化的白酒行业脱颖而出,成为资本避险的港湾。

其中,被喻为“黑马”的酒鬼酒股价从2020年3月份的25.33元,上涨到最高点为153.40元,涨幅超500%;金徽酒被复星系收购之后,股价由16.01元最高拉升到56.17元;此外,有多家酒企的股价在2020年破百,其中五粮液从最低97.32元拉升至最高288.50元,山西汾酒从最低74.99元拉升至最高369.95元,泸州老窖从最低64.07元拉升至最高223.02元。

此外,凡是沾酒的股票,诸如ST岩石、大豪科技等都被资本追捧。 更令人惊叹的是,多年徘徊在退市边缘的皇台酒业在复牌首日大涨315%后,次日涨停。对此,中金公司曾发研报称,目前部分小酒企炒作已经脱离基本面或对业绩增长有较大透支,资金推动上涨,需警惕短期情绪回落后带来的冲击。但中信证券在2020年12月29日发研报称,“持续坚定推荐白酒,看好白酒板块跨年行情和长期高确定性的投资机会。”

“大型白酒企业基本上都是以国资主导,不难看出,在政策端以及资本端的不断推动之下,中国白酒进入了高估值、高股价的阶段。”朱丹蓬表示,对行业来说,很多白酒企业已经成为了地方政府重要的融资平台,同时也让整个行业的泡沫进一步加剧,对于行业的健康良性有序发展起到一定的阻碍作用。

成都物流公司|四川货运公司|成都运输公司|公路物流|整车运输|零担快运|大件运输|仓储配送|挂车|返程车|返空车|回程车|回头车|爬梯车|工程机械|项目物流|合同物流|多式联运|物流整体解决方案

资本竞投白酒避险

随着白酒行业逐步引领整个大消费,各路资本已然盯紧白酒企业。

2020年1月初,正在冲刺IPO的国台酒业将贵州海航怀酒收入麾下;5月,资本大鳄复星系以18.37亿元的价格控股金徽酒,并在其后将持股比例增至38%;8月,继贵州醇之后,江苏综艺控股有限公司再次收购枝江酒业;11月,古井贡酒宣布收购安徽明光酒业;12月,ST岩石8600万元收购章贡酒业和长江实业;12月,宝德股份宣布拟以11.22亿元的现金收购白酒流通企业名品世家。

尤其引发关注的是,大豪科技拟收购红星二锅头、北冰洋,使得公司股价在14个交易日中录得12个涨停、7个风险提示、255.57%涨幅。为此,监管部门发出了监管函。

“外部经济承压,2021年将进一步加大内循环,将利好白酒在内的民生行业。而白酒依然会成为2021年的热点,产业资本的加速整合,将刺激行业呈现新一轮洗牌。”肖竹青表示,白酒行业的并购、收购也将更加猛烈,而且成为区域白酒合纵连横,布局全国的唯一路径。

此外,最受资本关注的仍是酱酒企业。目前,正在等待上市的有国台酒业、郎酒股份,金沙酒业、仁怀酱香酒酒业等酱酒企业都提出了未来的上市计划。朱丹蓬认为,受疫情影响,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境况下,中国的白酒板块相对来说是比较稳定的,也具有一定的刚需性,所以说成为了各路资本的一个避风港。



本文转自 网络,并不代表罗邮供应链(http://www.lyscs.com/)观点,更多有关物流技巧知识、整车运输、零担快运、专用运输、大件运输、仓储配送、多式联运等物流整体解决方案,欢迎搜索关注“罗邮供应链”(loyalscs)微信公众号。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,欢迎咨询。24小时咨询热线:028-62518435


【声明】: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请仅作参考。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。